半期考长咕——菇菌

贼船

 艾米丽是一个女巫,一直隐居树林,从来不过问人类的生活,自然也就对社交非常不擅长,所以她现在对着面前半人高的人类小孩难得地感到烦恼。


 艾米丽是认得她的,就是那个船长里奥的女儿————


  “说了多少遍,我不去你们船队!”




 “艾米丽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!”???我怎么就上船了


 艾米丽看着旁边笑的明媚的孩子,深深的唾弃着自己——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居然被一个海螺拐上了船。


 船起航了,反悔已经来不及了,艾米丽气哼哼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把艾玛晾在外面:“先说好,我只从事医疗工作,任何有风险的事我都不会参与。”


 当然,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段时间,海上的生活绝对不会清闲,海盗多又多,谁都想来分口羹。


海上的战役悄无声息地打响了,艾米丽也逐渐地忙起来,没什么时间观念的她经常被艾玛叫去睡觉,一来二去,也就混熟了。


  但是在海上医疗资源匮乏的情况下,艾米丽也就成了海船们的抢掠资源,不出意外的,艾米丽被抢走了。


  “哪个兔崽子居然敢把我的艾米丽抢走了!!”


 即使如此,行船也是要继续的。






艾米丽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的,满鼻的香水味,不用想就知道是谁。


 “你怎么还没死?”明明记得自己………


 “你忘了我的忘忧之香了吗……”薇拉把头靠在艾米丽的肩头,表情眷恋“还差女巫的血液,你会帮我的对吧?就像以前那样。”


 艾米丽把她的头抵开:“你要明白我们之间并无情愫可言,我是女巫,没有心的。”


 “只有你不跑就行,我会留下你的。




 不知道艾玛怎么样了…艾米丽趴在床上无聊地数着日子,她知道薇拉会攻打这片海域的所有船队,赶尽杀绝。


 希望艾玛没事就好……艾玛是个单纯的孩子,如果可以,她不希望她插手一切船上事务。


 


终于是打到艾玛那了……艾米丽远远就看见艾玛那幅张狂的旗帜了,船上的海盗好像特别兴奋,跃跃欲试想跳到船上来,她趴在窗子那,跟艾玛看了个对眼——


 “给我打…!把对面的医师给我活着带回来!”一场血气漫溢的争斗。


 海上沉沉浮浮的都是血的颜色,艾玛踏着尸体,提着淌着血的剑站在艾米丽前面——


   “上了我的贼船就是我的人了,艾米丽。”




 


  

深夜激情摸鱼

花妖小姐

园医向
七夕就要甜甜甜!

莉迪亚有一个小小的烦恼,她一时兴起买来的花,居然孵出了一个花妖。
她和艾玛大眼瞪着小眼,生疏地打着招呼:“你好…?花妖小姐?”

莉迪亚喜欢花,但是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,许多花都死在自己的后院。
她心虚的望了望旁边枯萎的花,开口道:“那我以后就是你的主人了…?有什么注意事项吗?”末了伸出手指,想触摸一下花妖的头。
花妖的笑容僵在脸上,讪讪地笑了一下,不住地往后推,躲回自己的花里:“小姐……我觉得你身上的味道,可能有一点不适合我。”你要知道我们花妖的嗅觉有一点灵敏....

这是医生小姐生平第一次被嫌弃——被一只花妖。

艾玛躲在花后面,悄悄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类:看起来好像很难相处的样子…不然偷偷遛了吧…?一偏头,却被莉迪亚淡淡的笑意吸引到了,心动地猝不及防。
虽然艾玛不太喜欢莉迪亚的味道,但不得不说,艾玛在努力适应——为了她的医生小姐。

“你是怎么忍受的了这么刺鼻的味道的…”隔壁邻居家的薇拉捂着鼻子,努力让自己吐字清晰一点。
艾玛白了她一眼:“有这么难闻吗?”
“....你该不会喜欢她吧…?这味道都能忍。”
喜欢?艾玛捂着狂跳不止的心口,罕见的红了脸。
“你说喜欢就是喜欢吧……”艾玛吞吞吐吐的说。

但是好景不长,莉迪亚的诊所出事了——被人指证使用非法药物。
莉迪亚不明白,明明她挽救过小镇上无数人的生命,为什么还会被举报?为了教会的一点名誉?为了微薄的补偿金?
自然莉迪亚也想不到指证她的正是她曾经的病人,在那一瞬间,她感到如坠冰窟。
或许是因为精神上的打击太大,莉迪亚的身体状况一落千丈,艾玛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但是她只能陪在莉迪亚左右,期待着她慢慢好转,但也无法挽回莉迪亚将要病逝的事实。
艾玛轻轻地捏住莉迪亚的指尖:“莉迪亚你知道吗,我们花妖啊,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哦。”艾玛明媚地笑了,看起来像细碎的阳光。
最终她就像细碎的阳光一样消失了。
艾米丽收到庄园主的来信,虽然报酬很高,但高回报就有高风险,艾米丽并不打算前去,直到她看见了某个傻孩子的名字。
“艾米丽,你为什么要来啊?”花妖小姐不满地嘟起了嘴。
“因为你的存在高于一切。”艾米丽靠在艾玛的肩上,满足的笑了。














ooc有
艾米丽变态向x
大概就是一个艾米丽监听艾玛被发现然后被艾玛反咬一口的故事



艾米丽收养了一个小孩,虽然只是为了做做样子,但是她真的喜欢这么一双澄澈的眼睛——或许她就是因为这个才领她回家的。
她捏住小女孩枯瘦的小手,柔声道:“走吧,我带你回家。”

一晃十年过去了,可能是因为艾玛是她领养的关系,艾玛与她愈发亲密,甚至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,如果一个人愿意向你敞开心扉,那么你就会想要更多,人的本性就是贪婪——艾玛房间里的窃听器就是极好的证明。
艾米丽没有爱过人,她也学不会怎么爱人,她把越来越强的控制欲当成她爱艾玛的表现,她戴上耳机,躲在黑暗的房间里听着艾玛的动静,像个变态一样描绘着艾玛的一举一动,就算骨子里再怎么阴暗,但作为上等人的骄傲还是无法让她拉下脸来,艾米丽痴迷于这样的感觉,也痛恨着这样的自己。

百密一疏,这是艾米丽还身为莉迪亚时明白的道理,她的举动终于被发现了——被艾玛这个当事人。
“我已经知道艾米丽小姐对我房间干的事情了哦。”一枚小巧的窃听器出现在艾玛的手里“艾米丽还真是变态呢,明明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孩子,却对自己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?”
“不是…艾玛…我没有。”艾米丽的耳朵嗡的一下炸了,下意识想要将艾玛搂入怀里,却被不着痕迹地躲过。
艾米丽的心里早已被恐惧占据,她无法想象艾玛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她,光是想想,艾米丽就感到浑身冰冷。
“但是没关系哦。”艾玛反手将艾米丽拽过来,在她耳旁轻轻厮磨“如果你愿意用身体来偿还的话。”

不知道的事情

@梦雅飞冰 你要的60fo点梗吖
 @法兰西必胜! 谢谢你的修改!爱你!


奈布是校霸,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。
杰克是学霸,这也是每个人都知道。
但奈布喜欢杰克这件事情是没有人知道的。

“对,奈布·萨贝达,你坐到杰克旁边去,不会的知识点多让他教你,明白了吗?”里奥老师看着他的成绩感到欲哭无泪。
“好…知道了。”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坐在一起,想想还真是刺激。奈布趴在桌子上暗戳戳的想道。

“我惹谁了吗?”杰克冷冷地问,他不断地退后,直到背部抵上了墙。
这也不是他不明事理,像他这样无论对谁都冷着一张脸的优等生来说,被找茬那还真不是稀奇的事。
“没…就是想借你点钱花花。”对方扬起了他的拳头,似乎断定他不会动手。
但杰克还真的不会动手,因为奈布已经站在他后面了。
“这种事怎么能让我同桌动手呢?”奈布牵起受伤的嘴角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

奈布是校霸,每个人都知道的。
杰克是学霸,每个人也都知道。
但奈布和杰克在一起这件事,还没有人知道。



迷航x库特注意

设定:一个幽灵可以附在人身上直到ta死亡,并且可以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个人的举止和行为,幽灵可以被清除,但这样了就是死路一条x,所以大部分幽灵都会自己脱离人体。

库特被人缠上了,准确的说是被一个幽灵缠上了,那个幽灵还毫不避讳地说:我要在你身上居住一段时间。
库特本来可以将他赶出自己的身体的,但是库特却渐渐迷上了他所讲的他冒险的故事,并得知了他的名字——迷航。
然后库特搬家了,远离他所熟知的一切——这点认知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库特悄悄的在心里跟迷航对话:“迷航…我要搬家了,你会跟我一起走吗?”
“当然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库特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,满意的笑了:看,只有他是不会离开自己的。
到了新学校,库特却被孤立了,小孩的世界很简单,你的举止甚至长相不一样,这些都会成为攻击你的借口。
迷航的附身也就造成了库特的爱幻想的性格,同学对他愈发远离——至少在他们的眼里库特多少有点疯疯癫癫。
库特因为他的故事被同学嘲笑后,迷航看这他红肿的眼眶问他:“你其实可以让我脱离你的体内的。”
库特朝他莞尔一笑:“我只有你了。”

迷航其实可以自己脱离人体的,但是他没有x我想表达出来迷航也对库特起了私心x但好像没表达出来x

你x库特注意


幼年库特注意
写的时候是真的感受出了拐卖儿童的感觉x

库特做噩梦了,准确的说应该是梦到以前的事了。
恐惧、厌恶、无措一时间淹没了他,如同潮水一般的窒息感扑面而来,他猛地坐起,紧紧抓住自己的衣领,大口喘气。
你听着隔壁的动静,大概知道他是做噩梦了。
跟大多数孩童一样,库特光着脚,攥着游记,敲开了自家监护人的门,来到了让他有安全感的人身边。
“您能给我讲个故事吗,先生?”他望着你,眼里充满对你的依赖。
你微微侧身,示意他可以进来,放缓了神情,看着他钻进自己的被窝。
你坐在床边,读着故事书,轻轻安抚着他,听着他小猫一样的呜咽。
“以后就搬到我房间里来睡吧。”你揉乱他的头发,自然的将他拥入怀里,感受着他慢慢的放松下来。
“有我在,没有人会欺负你。”你抵着对方的额头,嘴角轻轻勾出一笑“睡吧,我的小先生。”





“喂110吗?这里有人拐卖小孩。”

早安

艾米丽慢慢地走在街上,心里都是艾玛的声音。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她的心都被这个名叫艾玛的孩子所占据。
“这真的只是医生对病人的态度吗?”艾米丽在心里这么问着自己,说实话她自己也拿捏不准。
逃出庄园后,她向庄园主提出的唯一奖励就是复活艾玛,但是三天过去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艾米丽回到她的诊所,谋划着在诊所的外面建一个小花园——反正庄园主的奖励又不会长脚跑走,说不定第二天艾玛就从花园里长出来了呢。
“这个小花园在艾玛来之前荒着也不行……不然种点什么吧。”
艾米丽在花园里种了一排向日葵,发现有一朵向日葵一点都不喜欢向着阳光生长,反而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窗台——
“早上好,艾米丽!”

园医同居后的发烧梗x
然后不要脸的求个小蓝手之类的x

“嘶…”头昏昏沉沉的,额上的热度烫到几乎要把手烧穿。
艾米丽试探的摸摸,也被手上惊人的热度吓到了,连忙戳戳艾玛的脸颊:“艾玛?药在哪?”
“没事的啦……这种病不用吃药…应该吧…”艾玛转过头看了她的医生一眼,又哼哼唧唧的趴回去“还不如睡觉…”
艾米丽被她的反应弄的哭笑不得,甚至怀疑她的艾玛是不是烧傻了,迅速起身,一个柜子一个柜子的找药。
“感冒药…感冒药…找到了!”艾米丽冲了药剂,尝试的喂给艾玛喝。
“艾米丽…这什么药啊…苦死了。”
果然,艾玛就像小孩一样把药吐了出来。
“那你要怎么吃药,小艾玛?都多大了,还不吃药。”
“要艾米丽亲亲就吃!”
艾米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“你每次不吃药都这么说的…不亲。”
“艾米丽…”艾玛鼓着脸颊“哼,以后不让你亲了!”
药效很快,艾米丽刚刚清理完桌上的垃圾,一偏头,她的小园丁就睡着了。
“晚安,我的小园丁。”末了,在她的额上轻柔一吻。